繁体版 简体版
零阅读 > 其他 > 成为瓶子树精那些年 > 第699章 劳模

“我记得你说过赤井玛丽出场时表现得身体年龄是中学生的状态,你好好想一想,那个药的效果是令人身体退化至小学一年级的7岁左右,从七岁左右长到中学生程度,至少要六七年时间。

那个宫野志保智商再高,出场时才18、岁的她也不可能在12、3岁的年龄根据残存资料,复原出她父母的研究成果。”闻言,加加知有点无奈的提醒了一下穆瓶忽略的问题。

穆瓶不是笨蛋,她只是一般人的思维程度,没有加加知洞察力那么厉害,所以得到提示后,她很快反应过来“所以赤井玛丽当初中的毒药,是酒厂自己根据宫野博士夫妻事故后残存的资料研究出的另一种能当无痕犯罪毒药的半成品?

但酒厂同样不知道那种半成品毒药有着令人体退化至幼年的几率,还有着灰原哀复原出另一种半成品没有的副作用?咦!不对、不对,在酒厂眼中,aptx486是一种无痕犯罪的毒药。

性质其实跟六七年前给赤井玛丽服下的那种一样,也就是说在乌丸莲耶的视觉,他希望灰原哀能通过宫野博士夫妻残留的研究资料,完成真正的、没有任何副作用,理想中的银色子弹研究。

然而灰原哀在他给予的全方面支持,连她姐姐跟卧底恋爱,将卧底引入组织内部的事都不追究下,研究出的却只是他们酒厂早就有的成果,他们在不知道两种成果表面一致,实际效果并不是完全相同的情况下。

产生出了灰原哀的才能并非无可替代,用她这样有制造事故毁毁灭研究成果资料父母,跟卧底谈恋爱,帮卧底混入组织内部干部层,还想着带她撤离脱离组织的姐姐做主导银色子弹研究的研究员没有意义。

她既然无法通过身体里跟宫野夫妻相同的基因,产生出真正银色子弹的研究灵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随时可以替代的研究者,酒厂完全可以招募其他天才继续这项研究,因此在她姐姐要求完成10亿日元的抢劫后,放她和妹妹自由时,才会被当成叛徒清理?”

“嘛!这次说的差不多,有些地方说对了,有些地方猜错了,还有我估计剧情中未来的乌丸莲耶对处决宫野志保当时还有点犹豫不决,才会让琴酒先把她铐起来。

可能如果宫野志保没有因为姐姐的死抗拒酒厂,仇恨酒厂,乌丸莲耶大概有可能会让她继续研究,毕竟宫野夫妻死了十几年,银色子弹并没有毒药以外的进展。

连令他们保持年轻外貌的效果都没有,他因此很重视宫野志保!大概下意识的觉得只有亲生儿女才能重复创造出父母的奇迹。”明明没有任何证据,加加知大人说话的口吻却像是完全确信自己的推理与判断。

听到加加知说起半成品银色子弹的药效,穆瓶才想起她又把银色子弹副作用是怎么回事岔过去了,急忙追问道“所以半成品银色子弹的负效果是什么,难道就是赤井玛丽的那种轻咳虚弱体质吗?可贝尔摩德并不虚弱,也从来没有咳嗽过的画面啊?”

“哦!有关那个药的,我从酒厂拿到的宫野夫妻研究资料中残留下来的部分、酒厂生产出的毒药和贝尔摩德、乌……咳咳!”加加知说着说着,发现自己差点说漏嘴。

把他连乌丸莲耶、朗姆的身体组织都弄到手研究一番的事说了出来,忙不动声色的咳嗽一声掩饰了下,才接着道“工藤新一、宫野志保的血液、基因组织,总之我私下里研究了一下那些资料和毒药。

贝尔摩德的身体数据和能够在那种毒药下幸存的工藤新一、宫野志保的血液基因细胞,发现宫野博士夫妻研究的半成品银色子弹跟酒厂、灰原哀他们复制出的毒药版半成品银色子弹有着一个关键的差别。

那就是贝尔摩德、工藤新一、宫野志保两个人跟已知被那种毒药毒杀的人,体质上有一个决定性的不同,那就是他们俩都是没有注射过水痘疫苗,突然感染了水痘,自然康复后,产生了天然水痘免疫的体质。

其他受害者则都有过注射水痘疫苗,又或者没有注射疫苗,却也从没感染过水痘医疗记录的人,贝尔摩德本人却是既没有注射过水痘疫苗,也没有感染过水痘,但是她的血液基因细胞内。

却有着天然免疫水痘的痕迹,因此我推测,酒厂残存资料内缺少的核心部分,应该是制作半成品银色子弹时,将刺激身体形成这种天然免疫水痘基因的某种药剂加入了里面。

没有这种成分在里面的半成品银色子弹副作用,服下后,自身没有天然免疫水痘基因中和药性的,自然是中毒死亡,有天然免疫水痘基因的,例如赤井玛丽、工藤新一、灰原哀那种。

则会在身体退化至幼年7岁左右的时期,自身的人体免疫系统产生缺陷,大概就是那种开始没什么,只是比较容易感冒、发烧,身体乏力而已,等过个一两年,症状才会越来越明显,渐渐虚弱,估计这种体质状况,很难重新成长的到成年。”

“诶!这么说岂不是柯南、灰原哀其实跟赤井玛丽一样,剧情开始后,都出现了基因缺陷,免疫力下降,身体变得虚弱的问题?”穆瓶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加加知的话,回忆了一下她所看过的所有柯南剧情。

经过一番抽丝剥茧,才察觉到自己明明没有告诉过加加知柯南剧情里的详细状况,可是加加知却推测出了作者隐藏着表现出柯南、灰原哀的体质问题,十分震惊的道“我太大意了。

明明动漫中有很多次剧情,显示出柯南、灰原哀的免疫力比同龄人差,像柯南之所以能察觉到白干酒可以暂时缓解aptx486的毒性,是因为柯南得了感冒,但跟他一起生活的毛利父女却没有丝毫感冒症状。

一般感冒都有传染性,家庭中一个人得了,其他人也会得,就算小孩子免疫力较弱,也避免不了传染给大人,还有大和敢助他们来东京见毛利小五郎那一次,柯南也毫无预兆的突然感冒了,不能跟阿笠博士、灰原哀一起行动。

漆黑列车前面剧情中,也是柯南感冒了,全车人从阿笠博士、到其他三个孩子,一个都没有被柯南传染,只有灰原哀也感染了感冒,才能及时吃下解药救孩子们,我竟然一直没注意到这一点。”

“看来那本书的作者用隐晦的笔法表现过这一点啊!”听着穆瓶嘀嘀咕咕、低声自言自语说出的内容,加加知大人再次肯定了一点,失忆前的自己医药能力远超这个世界的顶尖水平。

所以那两个种类所谓的半成品银色子弹,和宫野博士夫妻留下的研究资料,自己才会看了一遍,又检查了一下贝尔摩德、乌丸莲耶、朗姆、工藤新一他们的血液、基因组织。

就弄懂了这种药的最终目的,目前的各种缺陷和效果,酒厂组织那么多天才,这个世界一流的研究员都发现不了,他连几个小时都没用到,就察觉到了这么多,鲜明的医药能力差距。

自然令他注意到自己才是异常,或许穿越前自己和穆瓶的世界医药技术更高,自己穿越前是个一流医生?一流医药研究员?但总觉的自己不会喜欢这种工作,应该只是业余兴趣吧!

“哈欠!”波本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看着吧台的方向好奇的问“你们觉得清酒跟穆瓶店长嘀嘀咕咕在说什么呢?什么话题能让他们聊那么久?”

“嘁!我对他们聊什么没兴趣。”不用帽子阴影映衬都眼下发青的琴酒抬手点了一根烟,努力抽了一口提神。

见状贝尔摩德取笑道“你现在的兴趣大概就是能赶紧回去睡一觉。”

“呵……这方面我深有同感,没想到咱们这行竟然比普通人的工作更辛苦,我觉得这些天自己的表现都堪称劳模了。”波本忍不住吐槽了一下酒厂的工作制度,以前他只混在外围,根本不知道酒厂内部有称号的干部们会这么辛苦。

回想起从那天在这间酒吧喝完酒,又不甚将挚友们卷入这个秘密任务中的第二天,他不是奔波在完成新boss的工作委托,就是在完成酒厂其他工作的路上,每天连吃饭带睡觉,竟然只有8个小时左右是属于自己的时间。

降谷零就忍不住吐槽,现在的里世界组织竟然这么难混,酒厂成员一个个的工作时间比普通人更长、更辛苦,这也太内卷了吧!他长这么大就没这么像劳模过,难怪酒厂能够做大做强,连国家都视为威胁,人家太会剥削利用员工了。

“哼哼……”贝尔摩德发出她独有的神秘轻笑声,才接着道“这是新boss的作风,以前我可是大部分时间泡美容澡、睡美容觉,逛逛街、开车兜兜风之类,偶尔才有一些工作要去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